设置

关灯

第二三六章 覆灭之局

《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》

        獏行的背面,也就是在治水之阴的某片山坳,墨者们临时搭起了十几座小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既是本次守卫战的指挥所,也是夜间粮秣过河以后,用作临时堆放与进一步加工饔飧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战,苦酒里的筹备远比田吏全所看到得复杂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乡里们全员尽出,少吏们和旦带着一部分男人冲在前头,辛府隶臣则带着另一部分趁着夜色潜出,借用武里辛氏的通商渠道去往临治亭采买粮秣药材,或往句注军市购买精壮战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还有剩下的女人和行动不便的人手,他们既要留在里中制造出“反对的只是一部分头脑发热的男人”这样的祥和气氛,又要及时把买来的粮秣加工成容易烹制的饼坯,还要在输粮的时候运下伤员,裹伤治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过程需要海量的金钱,乡里们虽尽力筹措了一部分,但毕竟杯水车薪,总数的八成依旧被摊派在严氏和辛童贾的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口出怨言。

        獏行是无可替代的,对李恪和墨家而言如此,对整个苦酒里而言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作为这个计划的设计者,吕雉从代表严氏参与商议的那一刻起,就毫无争议地成为了整个“非暴力不合作”计划的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非暴力不合作,这个拗口而生僻的名词是李恪通过憨夫带给严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意见是动员乡里保护獏行,制造情势,叫对手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过程中必须有所克制,绝不能让乡里被打上暴民的标签,让楼烦县的恶人们找到动用句注塞守军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真到了避无可避的关头,乡里们完全可以撤出獏行,保命为先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