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一三一章 袍泽之情

《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》

        “敢问壮士,亭长可在帐中?”

        军帐之前,始字旗下,李恪掬着笑向一身皮甲的持戟甲士作揖,轻声拜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句注军市占个军字,方方面面都透着怪异。好好的市场管理处装修成军队营房的模样,门口站岗的也和大秦雄兵一样打扮,弄得李恪拜门的时候惴惴不安,一不知道那始成到底是亭长还是军侯,二不知道这甲士是列伍长还是亲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司马欣隐约说过始成是亭长,即便是一个军侯兼任亭长,喊亭长也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声壮士似乎喊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恪一连唤了三回,那甲士理都不理,李恪尴尬地进退两难,忽听身后一声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差的,你怀中甚子掉出来了?”是癃展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恪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,当街通钱,说话还如此不敬,癃展疯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甲士总算是有了动静,眼珠一淘,腰杆笔挺,声音铿锵有力:“我等四人护旗,岂可只有我一人掉了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袍泽之情啊!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