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一二一章 务实媚上

《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》

        车驾缓缓停靠在闾门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憨夫跳下车,对着李恪点头微笑,扭身掀开席帘,请下一位如老农般面容黧(li)黑的中年壮汉,正是李恪曾有过几面之缘田啬夫囿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今日没有穿裋褐,裹渍巾,而是换上一身干干净净的素白深衣,竹冠高悬,发髻不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恪快步迎上去:“啬夫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啬夫囿跳下车驾,微微颔首:“几日不见,昔日黔首小子成了上造爵身,我听闻汜余之事与你有关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旧田典诛杀同僚,瞒报上官,如此大事如何能与我扯上纠葛……”李恪避重就轻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便好……”田啬夫囿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苦酒里去岁有不少虚程之人,我自县里讨了几人,专司在句注各里教导使镰之法,若差事得力,换一级爵位当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啬夫是要将烈山镰在乡里铺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铺开了。”田啬夫囿不置可否说道,“我试用三日,发现烈山镰远胜短镰,你能制得此物,功莫大焉,上造之爵应当应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啬夫谬赞了。”李恪赶忙作揖答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历来不喜客套。烈山镰是奇物,当得夸赞。相较之下机关兽犼名不副实,物虽精巧,却无从用于民间,仅用以勋贵大富享乐之用,非是正途。恪君,你年岁尚小,聪慧之处当多思些务实之策,少行些媚上之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