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一一九章 利弊各半

《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》

        饮宴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宅的饮宴正统而无趣,李恪以未傅籍之由饮不得酒,自然也当不得主座,结果严氏只能勉为其难,出面酬宾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劝酒歌起,严氏早早告退,紧接着田吏全告退,辛童贾告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后来田典妨以迎宾之身出走前宅,后宅便彻底成了两个酒疯子,监门厉和吕丁撒欢的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直斯文丧尽!

        十三坛酒下肚,监门厉被三个少吏扛走,吕丁被自家的三个隶臣抬出,李恪黑着脸收拾了半天,直到下市时分,才拖着一身的腰酸背痛爬回到自己的新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室内温暖如春,蔷薇花香渐浓。李恪把自己丢进云朵般的鸭绒床榻上,满足地吸了几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屋里的家具基本全是吕丁送的,正经的黄檀酸枝,从这浓郁的花香来看,还是上品中的上品,如此整套市价当在五十金上下,他与严氏一人一套,拢共百金。

        设计费百金,乔迁礼三百金,还有这两套名贵家具……自己随心的一个好意,不仅解了小穗儿欠下的诸多人情,还换来如此回报,李恪只能由衷感慨起吕丁的阔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里典服这样的地主豪绅不仅难伺候,和真正的金主比起来,浑身上下还透着穷酸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屋里的地暖烧得火热,透过席砖,把整个屋子烘烤得温暖如春。李恪只穿着一件深衣,依旧感到隐隐的燥热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