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三十章 故弄玄虚

《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》

        旦和小穗儿两人直到日中时分才姗姗来迟,一来就给李恪带来了不少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兄,听说了吗?昨日诬告我等之人,不久前在里典处自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出是秦朝对自首的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律规定自首的人可以减刑,但如今是“诬杀人”的反坐,就是减再多的刑,也不可能免去刑罚,訾金了事,所以李恪根本就不相信郑仑会去自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冷笑反问:“仑会自出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穗儿当即就塌下了肩,丧气说道:“自然不是无赖仑。他今早出里了,据说要过继给远房一个表亲,连籍都一道过去。郑家算是彻底不要脸了,堂堂长房长孙过继给旁室做庶出,不是笑话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说来,给他的处罚倒是够重。”李恪喃喃说道,“自出的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出的是闾右郑家一个赘婿,他坦言自己诬告大兄掳人勒索,里典已经记上案牍,准备待明日求盗过来,与入室偷盗那位一并提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儿就这么结了?”旦有些义愤难平,“掳人杀人成了掳人勒索,加上自出,若上官再宽松些,岂不是连黥面都不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抵是耐刑,罚为司寇,若是考虑他告奸时本就提到掳人未遂,按未遂反坐,也可能是訾二甲的判罚。钱财虽多,不过有郑家出,无伤大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恪皱眉估算着秦律的判罚,心里实实在在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