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七四零章 死战之九,大雍的怪胎

《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》

        政治,亦或称作政治生态,政治构架,其作为一种基本的对权利的描述,然具备有二元属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【二元】绝非是死板的,如地方之于中央,民主之于集权,共和之于帝权,改革之于保守等等,皆可视为二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雍,这个二元生态的两个支点是李恪与扶苏。

        扶苏为王,李恪为相,二者相连的那条轴线是为雍廷,效忠于大雍的官吏、将佐,文武、公卿在这条轴上游来移去,其所在的那个【区间】,便是他当时的政治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立场是一种奇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它善变,每次经历每个认知都可能使其发生改变;另一方面它又独一,每个人在每个时候只能拥有唯一立场,可以转移,无法同享,非此即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它重要,是政治生活中区分亲疏远近的核心判断;另一方面它又无用,便是立场不同,双方也可以合作无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元构架的清晰是整个政治生态清明的基本体现,从这一点看,大雍的政治生态无疑清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大的方面讲,雍廷的【区间】中分为二,李恪一脉居于左,则扶苏一脉居于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被冠以许多称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恪一脉以李恪为政治首脑,也因为李恪的关系,最常被称为墨党,偶尔也有相党、恪党,或是改革派、后学派;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