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六六九章 始作俑者

《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》

        狼居胥大营中,最高的不是帅帐前的大旗,是将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台高七丈,紧贴在帅帐之北,与之相应的是五丈的令台,建在辕门之后,金鼓楼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双指挥中端的设计在大秦军中并不常见,李恪在冰塞战时首次布局,反攻之时,又在霸下的方寸之地延续了这样的设置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以后,将、令二台就成了西军大营独特的标配,其他方面军设置不起如此高的方台,而在泛用机关起重的西军,如此设计,功大于费。

        扶苏披着厚重的鹤氅立在台上,透过纷飞的雪絮,沉默目视着营外肃穆列阵的近千名墨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恪正在阵前祭告。

        南边传讯来,说始皇帝十五日前出灵,墨家机关八师之一的何仲道并百工师十七,匠七十六服毒殉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并不是唯一的人殉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他们外,自愿同殉的有蒙毅、有无子后妃,始皇家臣,有侍、从及自愿抬棺的无名勇卒百二十八,其总数抵近千人,殉礼之盛,叫人侧目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事仅止于此,这场帝葬或许会是完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古往今来最华贵的陵寝与最盛大的葬仪来恭送德过三皇,功盖五帝,拥有人世间最广袤的疆域的始皇帝,便是对礼仪最为挑剔,对大秦最为刻薄的儒家也不敢说这场铺排哀荣过甚!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